若尘
Po主:浅年
ACG|古风文|医疗剧
爱幻想|易怀旧|纯粹少年心
时间仍在,是我们在飞逝。

此博只为记录[笔下]肆意挥霍的时光,生活杂记等皆不在此列。
 

#策佛#

天策府二师兄决定剃度出家,临走前将千里良驹托付给小师弟照顾。

小师弟一脸的沮丧和不舍。

“师兄,你为什么想不开要去当和尚。”

“傻瓜,师兄皈依佛门,只因心属佛中人。”


#策佛#

“小僧得罪了。”

“再战!” 军爷抹掉嘴角的血迹意犹未尽。

大师面露难色,“来日方长。江湖切磋,点到为止。”

军爷跨上马背一脸的不甘,“我说,我们回房再战!”

“……”大师恍神的一瞬间,就被眼前这个英气逼人的对手拽上马,双人同骑绝尘而去。

《棒球笨蛋》

#8059#

“隼人,今天我回去高中的棒球场找手感,刚上场就漏接三个球好失败。”

“…谢天谢地,你终于是个标准意义上的棒球笨蛋了。”

“如果以后退化到连最基础的挥棒击球都做不好了,我想我绝对会把自己砍掉重练。”

“到时候记得通知我,我用三倍炸药直接送你去轮回。”

“……”




傻瓜,就算少了棒球,你依然是那个让我又爱又恨的笨蛋啊。

<冰菓>

昨天的午间临摹练习 略手生 速度把握还算不错

近期渣剑三...所以笔下有些懈怠...

久违了的笔友 重新开始写信生涯 末尾画个草图卖个萌><【喂

<K-ON>

剧场版伦敦之行大圆满 ~\(≧▽≦)/~

《休止符【高达seed衍生 尼高尔之死】》

战后。

久违的和平使人们逐渐忘却了战火带来的绝望与不安,殊不知伤口早已深深印刻在生命的年轮里横贯于每个人的心中,终生如影随形。

整片山坡在夕阳的照射下透出些许暖意,连成片的墓碑都显得柔和起来。

远望山脚下的农户炊烟袅袅,女人忙碌着准备晚餐,屋前空地少年们追逐着嬉笑打闹。男子满载而归,一家人围坐桌边共享晚餐。

 

生不逢时,这一代注定要刻上战争的烙印。人生中最绚丽美好的青春年少,只能祭奠无法重来的时光,不得不在残酷的战场上消磨殆尽。

阿斯兰深知自己不是一名合格的军人。战争是一场杀戮的盛宴,只有天生的战争狂热分子才会乐在其中。无论是友军还是敌方,他都不忍心看到生离死别的悲剧上演。

 

[战争到

昨晚整理电脑存图时看到的原图,隐王是好几年前的一部季度新番,具体讲的什么已经不太记得,只知道是个不怎么圆满的结局,两个少年一个叫六条壬晴、一个叫宵风。

悄然绽放的盛夏

 

晴天、阳光、人字拖、烟火大会,盛夏的炙热气息满溢。一切都好像已经成为一种定格的象征,慢慢的在岁月里留下当初美好的画面。 
   
此去经年,少年少女们经过时间的沉淀逐渐褪去原有的稚气,无论是外形还是性格上,随着各自的成长历程逐渐塑造成一个与少时截然不同的自我。儿时的玩伴任时光蹉跎,被永远留在了纯真的童年时光,以微弱到几乎看不见的力量,残存于这个名为回忆的空间里,划出一道淡淡的、长长的痕。 
   
我们未曾知晓那年夏天所见的花的名字。 
清澈的溪边,小拖鞋随着一起一伏的水波独自摇曳,但那个浅色长发笑得一脸灿烂的小伙伴却再也找不回来,一些不知名的东西连带着那场意外被小心翼翼地封存起来,再也不曾提及。 
   
他们的交集就此画上了句号,从此各奔东西,谱写着各自的人生。 
曾经是伙伴中最耀眼的一个,却始终被过去所束缚而变得平庸消沉。在意周围的眼光,可越是在乎却越是想逃避,不自觉地远离人群,被放逐在自己的世界中。 
那个充满少女气息的美丽的女孩子,总是穿着漂亮的衣服涂着明丽的指甲,在光鲜的外表下又有谁知道以前的她是所有伙伴中最自卑的那一个。 
喧闹的课室、安静的走廊、尚未拧紧的水龙头滴滴答答轻声诉说着过往。整洁的校服,名校的优等生,年少的天真和稚嫩早已被不符合年龄的成熟与内敛所替代。 
只身一人去到更广阔的世界,天南地北,四海为家,但最终还是回到了最初的林间小屋,那个充满回忆且专属于他们的秘密基地。 
   
有许多人许多事,原以为可以轻松地忘却,但其实他们一直在心底的某一个角落。在某个似曾相识的场景里,猝不及防地在脑海中闪现,依旧如此的鲜明生动,仿佛未曾疏离。 
天空之下思念层叠相连,它维系着所有的过往和悲喜,冥冥之中牵引着所有人走向殊途同归的最终话。 
若干年之后,物是人非的距离感形成难以逾越的隔阂,为了本间他们再次相聚。是为了让她成佛,也是为了完成自我的救赎。 
当花火在天空中描绘出绚烂,想要实现愿望的复杂心情和背道而驰的现状反反复复磨砺人心。终于,压抑已久的真心被怎么也止不住的泪水坦率地宣泄而出,那是他们在无数个黑暗的夜晚里,用年轻书写下的珍贵。 
   
他们在林间奔跑着、呼喊着,希冀得到些许回应。 
终究还是舍不得,怅然若失,害怕未曾将自己的真心传达到对方的内心就这样结束。 
哪怕只是一瞬间,也想亲眼见证本间的存在。 
   
最后他们还是见到了,那个依旧留着长发小巧可爱的女孩子,开心地对着大家笑着。 
他们所认识的本间,即使悲伤也没有一丝阴影,永远笼罩在明朗纯净的温暖之下,永远是温和的暖色调,就这样在某个太阳初升的清晨,一点一点地淡出他们的世界。 
   
那年夏天我们所见到的那朵不知名的花,原来早已在今夏每个人的心中悄然绽放。

韶华为君负

 

风月若凋零繁花,华胥梦断,劫灰散尽,唯余暖香依旧。 
那些在树影灯火下的烟月年华,谁又是谁的缠绵。 
   
整篇华胥引,略显虎头蛇尾之势,结局有些仓促。以梦境故事为支线穿插于主线之中也是一大特色,可惜有些喧宾夺主,反而弱化了主线剧情。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且不提势必伴随着伤痛和坎坷的杀手成长历程,远逝的年少旧事在光阴的池水中再也泛不起一丝涟漪。 
容浔曾经是离她最近的人,她将一颗真心奉上,而他却置若罔闻。 
一个杀手的软弱,即便是软弱,也是软弱在连自己都看不到的地方。即便是流泪,也用手盖住,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无助和痛苦。 
   
因为她是一个杀手,来不及包扎伤口也要第一时间站起来。 
所以她代锦雀入宫,情丝难断,可也非断不可。 
   
是谁的目光深深凝视,又是谁的气息温醇如五月的风。 
在那个冰天雪地的野外,又是谁温柔地抵住她的额头,轻声在她耳边:锦雀,哭出来。 
死死硬撑的坚强在一瞬间被瓦解,泪滴自眼角滑下。她,早已不再是杀手,就算是表现出软弱,那又何妨。 
莺歌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而容垣对她而言,就是这样一个姗姗来迟的归宿。 
   
命运赋予他们相爱的权利,却收回了相守的承诺。 
记忆中的容垣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去,不会因为年华的蹉跎而遗忘。可是完满的梦魇终究只是浮华一场,莺歌在悲恸与执拗间坚定一个自毁的选择,是因为对世间已经毫无留恋。 
   
因为,有些人,再也不会归来,再也等不到。

那封署名青春的信笺,在多少次盲目投递中寄往未知的远方。

 

年少时光,我们在懵懂中成长。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对一切情感都变得非常敏感,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波澜,也会触动到柔弱的心弦。 
   
你实在是太过于优秀,就像太阳的光芒,耀眼到灼伤了我的眼睛。 
本来就带着些生分和一厢情愿而建立起来的友情,细小的隔阂一点一滴的累积堆砌,最终还是越过了警戒线。 
隐忍已久的不满喷薄而出,但却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歇斯底里,而是以一个小女生的方式偷偷地发泄着自己的怨气,更确切的说,是嫉妒。 
   
不想做一个旁观者,也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 
于是,当那份突如其来却又显得理所当然的爱情到来,女孩的心中溢满了幸福,在这一刻这一瞬间,仿佛自己就是全世界最瞩目的焦点。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总会有这样一段青涩的恋情,在记忆中充当友情说不能替代的成分。 
   
只是这份恋情还未成型,就被看似无关痛痒的一些言语,冲淡了想象中的甜蜜和美好。 
我们之间,是讨厌和被讨厌的关系,是需要和被需要的关系。 
矛盾而又复杂。 
我们的友情,看似牢不可破地存在了十几年,就像平静的死火山,但地底下的波涛暗涌,又有谁能看得透。 
说一些谎话,设计一些小伎俩,女生之间的勾心斗角,永远都是暗潮涌动,但最后还是捅破了,一切的一切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下,无处遮掩,无处藏匿。 
可终究我们依然是好朋友,由着一段段小插曲而组成起来的年少时光,携手并肩走过。或许在这个名为青春的画卷上残留着一些不太光彩的污迹,但这就是我们的年华,只属于我们的青春的印迹。

nothing is certain in his life

 

的确,世事无常。当我们感叹着时光流逝,却已经物是人非。 
   
我依旧爱着你,但是爱已不再纯粹。 
平安归来后体会到的空虚感、无所适从,在情感上产生隔阂,原本那份爱早已变得扭曲不堪,猜忌盘旋在脑海挥之不去,夹杂着不堪回首的异地经历一次次地刺痛神经,终究还是冲破了临界点,勉强建立起来的精神世界土崩瓦解。 
   
哀莫大于心死,我该如何存活于世。 
只是想回家而已,想拥抱自己的妻子拥抱自己的孩子,可是现实却是如此残酷,沾着战友的鲜血回到故土,打算背负着一生的枷锁来赎罪,可最后还是悲哀地发现自己融入不了日常生活,这份爱已经不知道如何去表达,因为生命早已枯竭,归来的只是一个躯壳。 
   
说实话这部影片带给我的感触并不在于兄弟间情感的牵绊有多深,而是对军旅生活感到悲哀。历经千辛万苦活着回来,病态的精神状态比残缺的身体给家庭带来的伤害更加深刻。这一切只是为了国家,为了执行上级的决定,义无反顾地踏上征途,可是又有谁能够抚慰他们受伤的心灵,抹平他们心中的伤口。 
当然,也并不是说所有的战争都是没有意义的,只是希望世间多一份和平多一份祥和,不要再产生那么多如此令人心酸的人为的悲剧。

青春的华丽邂逅

 

传说1590年,出生在比萨城的意大利物理学家伽利略,曾在比萨斜塔上做自由落体实验,将两个重量不同的球体从相同的高度同时扔下,结果两个铅球同时落地,由此发现了自由落体定律,推翻了此前亚里士多德认为的重的物体会先到达地面,落体的速度同它的质量成正比的观点。 
   
当小樱和小绵相拥着纵身跳下,在自由落体的过程中亲爱的伽利略一直都陪伴在身边,一同体验蹦极仅仅是一段旅程的开始。 
   
一起去欧洲吧,异国之旅就此展开,逃离现实的束缚,来到完全陌生的世界,一切充满了新鲜与刺激。 
流连于童话般的景色,生活的窘迫还是不得不将两人拉回现实,各种各样的困难毫无悬念地接连出现,友情经历着层层考验,爱情顺其自然地浪漫回旋,亲情润物细无声地流淌。在温情中不断体味不断成长,其实向水里扔石子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是否会一同落入水中,结果早已不再重要,因为亲爱的伽利略早在几百个世纪前就已经告诉我们答案。扔石子是一种约定,一种信念,甚至是一种信仰。它承载的是我们的青葱岁月,是我们的无悔青春。 
   
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举牌,通过母语传达的温暖,在南辕北辙的异国他乡尤为深入人心,这是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因为,我们源自同一个民族。 
   
亲爱的们,愿意与青春有一场华丽邂逅的,请举手。

青春正盛恣意

 

即<海角七号>之后看的第二部真正意义上的台湾地方特色浓厚的电影。 
故事的切入点平凡而又普通,机缘巧合下的相识,然后便是结拜,一同出生入死。而当变故接二连三出现的时候,一同走过青葱岁月的少年们是否能够独当一面?做为黑帮的觉悟到底还所剩多少?一切都不得而知。 
   
我们混的不是黑道,是友情。 
微微泛黄的墙纸上,用相框裱起来的数排奖状见证了这个孩子的天资聪颖。凭借优异的成绩继续深造学习,有份收入稳定的工作,娶个温柔贤惠的老婆,再生几个可爱的孩子。从阮经天认识凤小岳的那一刻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平和生活渐行渐远,而取而代之的或许就是永不停歇的街道乱斗与暴动。他们用青春做了这场游戏的赌注,最后的结局孰输孰赢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在选择黑道的那一瞬,我们已经拥有了无怨无悔的友情,尽管代价是如此的惨痛。 
   
机车引擎的轰鸣声喧嚣了安静的街道,空气中弥漫着年少轻狂,那是青春的印记。少年们肆意又桀骜的笑着,那是对青春的放纵。他们,是太子帮,是兄弟。 
   
外省人的介入对固有观念的冲击,于是少年开始动摇。想要创造新的未来,打破墨守陈规的过去,挣扎着做出不忍的抉择。当阮经天开枪的时候,他的内心何尝不在滴血。枪是下等人用的武器,那么就让自己作为一个下等人走完这一段所谓的背叛。身在黑道,谁都得不到救赎,那就让代价变得更惨痛些。就算是结拜兄弟,今后也会有刀刃相向的那一天。你今天不弄死我,明天就会被我弄死,所以就让我们痛快地拼个你死我活。决绝的眼神中带着身不由己的无奈,因为我们混的是黑道,挡路者死。 
   
踏入黑道,以暴制暴,才是王道,才是唯一的生存之道。阮经天义无反顾地迎上了张又廷张开的双臂,只是想给自己的兄弟最后一个拥抱,一个最后的慰藉。能死在自己兄弟的手上,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救赎,可是在那犀利的眸子下,更多的确是化不开的浓浓悲哀,做为黑道的悲哀,杀戮的宿命。 
   
血液从伤口喷出,在空气中划过纷繁复杂的弧线,仿佛血红的樱花随风飘落。那是他们用青春描绘出的人生画卷,凄美而又惨烈。

《合宿》

#青峰肤色梗#


赛前合宿。

黑子开门想上厕所。

青峰:“阿哲你等一下进来,我还在洗澡。”

黑子:“...哦好。青峰君你要快点哦。”


一小时后。

黑子走进卫生间。

“青峰君动作好慢,有时间扎头巾照镜子臭美还不如快点洗完澡让我上厕所。”

“...呜呜呜小黑子我是黄濑!!!”

“...原来黄濑君喜欢玩泥巴吗弄得脸上手上一团黑脏死了[嫌弃脸]”

“...TAT 这个是洗颜泥啦!”

美少年什么的最没有抵抗力啦>///<

到现在还认不全APH全员的废柴还好意思说!

高达seed重置虽然坑爹不过呢这个怀旧牌是打对了。

自古红蓝出CP什么的无视先,阿斯兰x卡嘉丽这对BG太赞!

XS这对CP萌点依旧。

X爸逆生长什么的美爆了。

瓦利亚永存!

《Thank you for elevate me.【家教-8059】》

是夜,东京西南角一幢不算太起眼的商务楼顶层正进行着一场小型的鸡尾酒会。舒缓的小夜曲述说着爱的缠绵,目光流转,杯酒相碰,浅笑低吟,逢场作戏者比比皆是。尽管现在已是冬去春来万物复苏的季节,但仍不难察觉到轻声细语的旖旎之下欲盖弥彰的萧杀之气。
这个名义上为了纪念彭格列九代辞世三周年的酒会,实则是各大黑手党家族做情报交换的绝佳场所。
 
这么多年来狱寺对于阿纲在这种场合的缺席早已习以为然,但他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为何在其他家族仍对彭格列虎视眈眈的非常时期阿纲依然让蓝波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代表他出席各种活动,要知道在这只蠢牛不怎么可靠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更不靠谱的心。
 
时间已经过去大半,接头者不...

《复刻回忆[钢炼-大佐]》

白色手套上勾勒着血色的炼成阵,伴随着清脆的响指不远处燃起熊熊大火,映衬着平静无澜的侧脸,墨色的瞳仁愈发的显现出镇静坚定。身居军中要职,深陷于政治的洪流。任何阻碍在他眼中都是一种虚无。
  
罗伊·穆斯唐,一个誓言要成为大总统的男人,一个野心勃勃的军官,一个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梦想家。
  
常年的军队生活练就了他沉稳内敛的性格,万事运筹帷幄,完美地演绎着一个叫做政客的角色,步步为营。
  
然而休斯的死成为了他情感外露的突破口,无法释怀的愤恨只有自己能够亲手血刃凶手才能得以化解。人的一生当中,深刻的思念是维系自己与记忆的纽带,它连带着所有的过去与悲喜,指引人们深入茫茫征途,这就是宿命的背负。多年的相识堆砌着连...

《朝暮【滑头鬼之孙-首无】》

首无的内心独白。

CP:陆生X首无 ←君臣才是萌点╮(╯▽╰)╭
###

请让我在无穷无尽的朝暮中,追随你的身影,直到世界的尽头。

秋日的夕阳软软地倾泻在青石板上,一粒粒碎石包裹着淡金色的光芒,折射出别样的光华。一阵微风拂过,吹散了原本就嬴弱不堪的温热,也吹落了树上枯黄的叶子,如展开双翅的蝴蝶,悠悠地随风飘曳,静静地躺落在地面。
金发少年的薄唇紧抿,透出义无反顾的坚定,实则是在竭力掩饰心中的忐忑。

记忆中是第一次如此坦率地表明自己的心意,但那不是甜蜜爱恋的表白,而是对未知将来的承诺。
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图口舌之快,而是酝酿已久发自肺腑的感言。只是这份承诺的意义过于深远,虽然已经完全做好了心理准备...

《请不要如此矜持【银魂-土银】》

银魂第一季完结纪念。


###


那是一段骚动而迷乱的时光,在惶惶的挣扎与沉沦里,在平衡生活和工作的疲倦中,在旁人淡漠或熟识的眉梢眼角,隐忍的情绪却看似不经意地喷薄而出。

昏暗的房间里,衣裤鞋袜散乱着绵延到床边,空气中弥漫着的情/色氛围光是想象一下就能令人心跳不已。白色被单在腿间缠绕诉说着昨晚的缠绵,暗红色的吻痕高调地表达出爱的告白。
如果再能看到床上的两人相拥而眠的幸福表情的话那实在是完美到死而无憾的程度了,可惜从床上露出的手脚数量来看显而易见的只躺着一个人。
隔间传来的潺潺水声戛然而止,淡淡的肥皂香味随着浴室门的打开飘逸在室内,吹散了浓重的粉红情愫。黑发男子将一支烟咬入齿间,略微低头,点烟。窗外飘着雪,...

《Boss的慵懒假期【家教-XS】》

夏季,一如既往的炎热难耐。
当然在内室舒适的空调房间里是丝毫感受不到室外酷热难熬的鬼天气的。
想到某人甚至可以夸张的感觉到阳光总是聚焦在自己的左眼并且被告知太阳的强烈日照足以把左眼给烧穿而吓得魂不守舍的样子,山本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喂,笑什么笑,捏饭团我当然没你熟练七扭八歪不成样子也很正常啊混蛋。> 狱寺扔掉手里的饭团[如果那团泥状不规则物体可以称作饭团的话|||] 狠狠瞪着山本。
<嘛嘛,我没有取笑隼人的意思。> 山本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再不快些Squalo就要来了。>
<哼,那长毛过来关我什么事。> ...

《十年【家教-8059】》

[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不敢打给你,我找不到原因。什么失眠的声音,变得好熟悉。沉默的场景,做你的代替,陪我听雨滴。]

(A)
十年前
[啊咧,又是下雨天,不能练习棒球了。]
[哼哼,如果不是下雨你会乖乖过来画室么]狱寺得意的耸着肩,脚步轻盈。
[喂!狱寺,别走那么快!过来帮我拿下东西啦。话说这个铁盒子里装得是什么?是书么?]山本拿着两人份的画板、调色板、画笔跟在身后。
[你别管,拿着就好。我才不管你,谁让你一直翘课跑去玩棒球。每次我都要帮你编千奇百怪的理由向美术老太搪塞,很头痛诶!!!]趁机发牢骚的某人不自觉的咧嘴偷笑。
[呵呵,好啦好啦,我今天不是跟你一起来参加社团活动了嘛~]
[切,还不是因为下雨……...

《冰糖柠檬水【家教-8059】》

[她们说这就是暗恋。
和他距离不过咫尺的时候,眼神躲闪不敢落在他过分好看的笑上,可看不见他的时候,却会不由自主地寻找他的背影。
心情的PH值平均下来总是停留在比青苹果酸涩一点,却又比柠檬甜蜜许多的地方。
明明在意地心脏都疼了,表情还要伪装成“我不在意”。]

啪![什么乱七八糟的]狱寺皱着眉头合上书,踱步到落地窗前。
抽出一支香烟,咬入齿间,略微低头,点烟。
窗外飘着雪,天空的色彩迷蒙阴沉,在淡蓝色的火苗映照下,一张年轻英俊的容颜在玻璃窗上隐约浮现。他缓缓吐出一口烟雾,视野变得模糊不清。
[狱寺,山本有没有打电话过来?]
[啊!十代目。非常抱歉!没有注意到你进来!]狱寺夸张地90度鞠躬,阿纲连忙摆手,看来被吓得...

《我们的年月纪》

印象中采用日记的方式叙述情节还是第一次,不过剧情依旧是牵强而又诡异。【跪】

###


天色渐渐变暗,枯黄的落叶随着风螺旋转圈,在半空中翻飞舞动。
秋风萧瑟,掠过紧闭的窗户,呜咽着发出低吟。
已经是最后一节课了,长时间集中精力产生的疲劳感涌上心头,大脑皮层迅速的做出反应,数学课不听也罢。
纪月漫不经心的转着铅笔,视线随着落叶的起伏转移,思绪早已游离出教室。
期待已久的下课铃声敲响,无视一黑板的公式和习题,潇洒地把书包斜挎在肩上,旁若无人的径直向门口走去,撇下了一教室的同窗和令人郁闷的晚自修。同班同学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个优等生的早退,一如平常,没有人在意纪月的离开。
从温暖的教室过渡到阴冷的走廊,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

《幸福摩天轮【爱丽丝学园-枣蜜/流萤】》

首篇同人,好几年前少女心还在的时候萌发的产物,现在回看觉得很矫情。

文中的日向葵在漫画中有出现过,不过对目前的剧情而言只是路人角色。

###

01.我想要守住幸福,却是那么的力不从心。

清晨,拉开窗帘,远处的草坪上漂浮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朦胧的白色在树丛中缭绕,恍如仙境。
来普罗旺斯已经有三个月了,小萤并不沉醉于罗曼蒂克式的浪漫,却对紫色的薰衣草情有独钟。
裹着柔软的睡衣,拖着棉拖鞋,睡眼惺忪的走进浴室。温热的水流倾泻而下,顺着发丝滴落。狭小的空间顿时热气腾腾,凝结着水蒸气的玻璃上映出模糊的身影。
[哗——] 拉开浴门,一股冷气袭来,冲散了浴室的暖意。小萤不禁打了个寒颤,目光习惯性的停留在洗漱台上的...

© 若尘/Powered by LOFTER